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不正常”的阿尔韦金

[复制链接]

187

主题

183

帖子

59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95
430 萌萌哒土豆多 发表于 2017-5-12 05:04:12

阿尔韦金是我在庙子小学支教的时候记住的第一个小孩,虽然她并不是我的学生。


开学那天,我们早早的升了国旗在校门口等着来报到的学生。马老师说9点半上课,然而我们等到快11点才陆陆续续看到有学生来学校。阿尔韦金是由妈妈带来学校的,妈妈画着漂亮的妆穿着大红色的大衣和一双尖头小靴子,在这深山里看起来格外打眼。阿尔韦金念幼儿园,她妈妈特地来一年级教室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她在外面打工,让我帮忙留意一下阿尔韦金,有事的话让我给她打个电话......


庙子小学一共就两个年级,因为“一村一幼”的政策新建了幼儿园。整个幼儿园就一个班,两个幼教,幼儿园教室在一年级隔壁的房间。大山里高原的阳光晒得小孩子皮肤都很黑,每天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孩子们看起来都脏兮兮的。白白净净的阿尔韦金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在一堆黑漆漆的小泥娃里显得特别招人喜欢,但幼教老师和我们聊天时却老是说“阿尔韦金有点不正常,上课东张西望,说什么又听不懂,每天在教室里走来走去,摸来摸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爸妈在外面打工,现在由奶奶带,她都是说普通话,她奶奶都听不懂.....”


幼儿园的小孩儿们都刚上学,还不会汉语,老师上课也是彝语教学。阿尔韦金的普通话说得特别标准,幼儿园的孩子听不懂她说话,她就每天来跟我们两个支教老师聊天。刚开始我们都觉得这个小孩特别可爱,后来教学进入正轨,班里孩子的基础差得让人崩溃,每天忙着讲课补课,觉得好像还没讲个什么一天就过去了,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来上课讲作业。阿尔韦金依然一有空就来问我“汤老师,汤老师,你在干什么呀?”,渐渐我们就觉得有些烦了。


庙子小学没有铃声,每个班下课时间都得看老师自觉。有时候我们班还没下课呢,阿尔韦金就自己推开门跑进我们教室“汤老师,汤老师,你在干什么呀?”有时候下课去上厕所遇到她,她也会跟在后面问“汤老师,汤老师,你去哪里呀?”


类似的事情次数多了以后,我和静静聊天的时候也都忍不住说:“那个小姑娘怎么那么烦?好像是有点不正常!”后来,阿尔韦金可能也感觉到我们的态度没那么热情了,也或者是渐渐能听懂一些彝语,可以和幼儿园的小朋友玩了,就不再每天来找我和静静了。


我和静静每天忙着上课、备课、操心自己班上的小孩,也没有再过多的关注过那个小姑娘。只是偶尔提到幼儿园的小朋友的时候会说起“阿尔韦金刚来的时候多白呀,现在看起来和这些小孩都差不多了。”


支教结束后,我又回过几次学校,阿尔韦金混在一堆小泥猴里也没怎么关注到她。


bd53d3755482070acfd1333a23d117ba.jpg

前几天我又回学校了,刚好赶上下雨,走到学校的时候整个鞋子已经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泥巴。我趁着学生们都在上课,在校门口刷鞋。突然听到有人在旁边问我“汤老师,汤老师,你在干什么呀?”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阿尔韦金。阿尔韦金穿着一件抓绒的条纹套头衫和一条厚厚的棉裤,小脸也晒得黑漆漆的,还隐约透着点高原红,看起来和别的小泥猴儿已经十分协调了。


我笑着跟她说“我在刷鞋子呀,鞋子太脏了就不好看了。”小姑娘低头说了一句“我也爱干净呀,可是我奶奶不爱。”听到这话我怔了一下,待我转过身发现她已经走开了。


中午放学,小孩都在操场上跳绳嬉闹。想记录下这久违的画面,却在镜头里看到一个小姑娘在水龙头下洗头发。说是洗头发也不太恰当,没有洗发露也没有毛巾,就把脑袋放到水龙头下面淋着水,低着头背对着我也看不到是谁。


刚下过雨的大山里,气温很低。一阵风吹过来,我冷得打了个激灵,急得大喊了一声“你在干什么呀?”

小姑娘抬起头,“我在洗头啊!”竟然是阿尔韦金。

“这么冷的天,你在这洗什么头啊?不冷吗?你们老师呢?”

“我不冷!”她拢起头发,捏了捏头发上的水抬起头看着我。


幼教老师听到我的喊声也从房间里出来了,看到她湿漉漉的头发赶紧去拿了块毛巾给她擦头。一边擦一边生气的跟我讲“她一直都这么不正常,前两天也是这样,只是那几天没下雨没这么冷。她不仅自己这么干,还教着别的小孩儿也这么干。别的家长还找来学校,跟她奶奶说了也管不了.....”


小姑娘任由老师给他擦着头,一边听着老师数落她不正常一边抬眼看我。本来想问你干嘛不回家让奶奶帮你洗,想起她昨天说的话,没有问出口。


我很想说“你真是一个爱干净的好孩子,做得真棒!”然后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在那个时候我却呆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想起之前她妈妈给我留过的那个电话号码,拨过去一直“嘟—嘟——”,还没接通我又赶紧挂掉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接通了要说些什么.....



994918729610b5a2ddd7fcb4b5a411b7.jpg

第二天山里依然飘着雨,我跟学生们道了别就下山了。学生们都跟我说“早点回来看我们”。在校门口遇到阿尔韦金,她甜甜的跟我说“汤老师,路上小心!”


在下山的路上,想起一年前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阿尔韦金。突然觉得其实我应该能做点什么的,或许我昨天应该和他们幼儿园的老师聊一聊,说她爱干净也是好事呀,咱们可以用别的方法去引导她;或者我还可以想办法和她奶奶沟通,让奶奶在家里给她洗头;或者.....


只是想了那么多,我还是没想到要怎么跟他们解释,“阿尔韦金没什么不正常的!”


下山之后跟朋友聊起这些事,聊起阿尔韦金,聊起因爸妈闹离婚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也不爱学习的毛小英,聊起别的学校明明成绩很好却还是要下山打工的孩子...


我跟问他“每年那么多老师,那么努力,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真的有改变什么吗?再怎么用心上课,在他们家庭环境,社会环境下这点努力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总是会有那么多顾不到的事情,总是会有那么多无能为力,我们做的这一切真的有意义吗?”


他说“可能有些事情已经没有办法变得更好了,但也不会更坏了!让他们没有变得更坏已经很有意义了,你想想如果没有这些老师,他们可能会是什么样子呢?哪怕有一丁点不一样,也是我们努力的意义啊!”


听了这些话,想到阿尔韦金抬眼偷偷看我的样子,突然特别痛恨自己没有给出去的那个拥抱和没说出口的那句“你真是个爱干净的好孩子,做得真棒!”。虽然在那一刻事情可能没办法变得更好了,起码那个时候我可以让阿尔韦金知道,你是个'正常”的好孩子!


c8968d7561cc9a52a309e687e701afe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体验中心

联系我们

  • 论坛交流:http://www.ayitudou.cn
  • 邮件交流:1284611566@QQ.com
  • 咨询电话: 028-11111111(工作日 9:00-17:00)
  • QQ群交流:111111 (公益1群) / 1234567 (公益2群) /
微信扫一扫
关注动态

蜀ICP备1501636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